若我们能解决金融危机,并避免世界经济的崩溃,实际上已经为下一阶段的高速增长打下基础。”全球商业网络监察组织(Monitor Global Business Network)的创办人Peter Schwartz,在德国邮政DHL(DPW.GR)日前出版的2020年消费者需求预测报告“Delivering Tomorrow”中,作为专家团的一员,如是评价金融业的衰落与实体经济的重新崛起,之于全球企业的意义。
“实体经济在2009年后王者再临”,这正是德国邮政DHL进行业务剥离的行业权重假设前提。该公司执行总裁Frank Appel在香港确认,希望在中期沽清于德国邮政银行中的持股,因为“德国邮政DHL并非金融机构”。
厘清方向,剩下的就是速率问题。“我个人对百分比并不是太关注,我更关心贸易额的实际增加。”Appel在7月2日接受本报专访时称,其个人倾向认为中国将在危机后重拾强劲增长。
投资假设:中国赢家论
若说麦肯锡出身的Appel在2008年2月被任命为执行总裁后,对德国邮政DHL带来了某种影响,答案或在于这家百年历史的德国邮政与物流业巨头,益发趋向于方法论与分析驱动。
据“Delivering Tomorrow”的假设调查,“有18%与33%的专家认为外包与采购模式将‘很可能’或‘可能’继续存在”;“有27%与43%的专家认为亚洲内部贸易‘很可能’或‘可能’成为全球经济的重心”;至于中国,有29%与32%的专家认为,其将“很可能”或“可能”与新加坡并肩成为全球技术研发的基地——DHL早已将其亚太区总部定于新加坡。与之相较,“高达46%与7%的专家认为印度‘不可能’与‘绝不可能’成为全球创新中心”。
“所以,中国国内以及其他亚洲国家的供应链业务,都有大量的机会。”Appel说。
这解释了该公司打算在包括西安与福州等地兴建DHL供应链国内运输分拨中心,以应对中国市场的仓储与陆路运输等第三方物流需求。6月30日,DHL供应链在上海宣布,其斥资2500万美元的华东区国内运输分拨中心投入使用,而且计划在年底前在华再建10个分拨中心。
Appel坦言,目前这只是一块小业务。“尽管我们是该市场的主要竞争者,但就规模而言,供应链业务在中国还微不足道,中国市场亦高度分散,因此我们看到了扩张业务的机会。”
这是一块包括耶路全球、TNT等物流巨头都陆续染指的市场,然而,由于黑市运营商与残酷的价格战,第三方物流在中国长期处于混战局面。
对此,Appel认为,这是一个关于市场成熟度的问题,越来越多的在华跨国企业以及中国本土客户,认识到高质量、高可靠性比价格更为重要。“若由于你对物流供应商进行利润挤压而导致你的供应链出现问题,你付出的代价将更高。”
运营假设:复苏归来
这带回了本文开头的问题,德国邮政DHL对中国在危机过后,能否回复到双位数的增长。
“我个人倾向认为中国将在危机后重拾强劲增长。”Appel说,他明白投资者现在对中国能否拉动全球经济复苏,表现出种种疑虑,但“直到去年夏天,人们仍相信中国需求是拉动油价疯长的原因,而我看不出今天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有什么改变”。
“问题在于其不可预测性。”Appel说。因此,德国邮政DHL以假设作为判断的前提,那就是复苏是不可阻挡的,这也是公司避免以过激的方式过冬的最大原因。
“我们正在进行优化,就如其他对手所做的那样,你不能期望现在还能处理与过去一样的货运量。更聪明的做法是,若货运出现回升,你要保证自己能把握回来了的业务量。”Appel指出。
出于同样原因,Appel认为在雷曼兄弟宣布破产的同一个月(2008年9月),完成对香港中亚转运中心的扩建,是明智之举。“亚洲各处的货运量都较我们预期的为少,这是经济危机带来的冲击,但就该枢纽的运营而言,我们拥有了日后扩充运力的筹码。”
在对手联邦快递位于广州的亚太转运中心仅录得不足预计1/3的业务量之际,Appel表示不评论具体市场的表现,但强调整体运营而言,在全球范围内并没有失去主要的老客户,市场份额也在提升。

速八方国际货运提供全方位物流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