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德国城市莱比锡的机场旁边,在绿树、绿草、蓝天的环绕和包围中,有一片黄色和红色的世界。这是DHL公司新的欧洲转运中心,每天,这里有30多架飞机从这起飞,无数黄色车身、绘着红色DHL标识的卡车,穿梭在这片面积相当于一个中型机场的土地上。

  在面积为5个半足球场的仓库中,长达900米的传送带中,无数的文件(DOCUMENT)在这里流转,并自动地被分拣出来,落在400多个代表不同目的地的塑料袋中,每个文件在这里逗留时间不超过3分钟。而非文件部分的传送带更是长达6公里。全自动化运行。

  这里聚集着欧洲各地的邮件和包裹,从这里出发,送到意大利、英国或者亚洲的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来自亚洲或美国等全球各地的邮件和包裹也在这分发到欧洲各地。

  转运中心项目经理REINBOTH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从转运中心到目的地400公里以内的,用卡车或者火车,400公里以上的则用飞机运送。这里能容纳每年60架次飞机的起落。

  这个转运中心在今年5月底正式营运,而在此前,已经开始有步骤投入运营。

  不断投资的竞争策略

  现在,每天有500吨的货物在这里流转,到2008年底,这一数据将提升到1500吨,2012年则可望达到2000吨。

   JOHN.MULLEN,DHL快递全球CEO告诉记者,借助莱比锡转运中心,DHL的欧洲快递网络得以不断扩大,从而从容应对业务的快速增长及市场发展需求。而且,在客户日益追求市场领先的服务品质和可靠性的今天,莱比锡转运中心采用现代分拣和信息技术可以实现更加高效快速的航班和运输处理。另外,新的转运中心将欧洲的成熟和增长型市场通过航空、公路和铁路联系在一起。莱比锡机场的工业区也为商业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无限前景。

   “Hub(转运中心)使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运输能力,帮助我们增加航班,从而获得有意义的增长。” JOHN.MULLEN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目前,作为全球最大的快递公司, DHL快递在欧洲大本营占据主场优势,在亚洲等新兴市场,DHL也由于很早进入占得先机,如,在中国,早在1986年,DHL和中外运就50:50合资了中外运敦豪。现在,DHL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到30%以上,在印度,这一比例接近40%。在俄罗斯则达到50%。

  但是,作为对手联邦快递和UPS的大本营,美国显然对于DHL来说并不像亚洲和欧洲那么得心应手。仅仅在莱比锡新营运中心正式营运两天以后,DHL就再次召集了媒体在波恩总部公布了将美国本土内的快递业务外包给竞争对手UPS。以削减亏损。为此,DHL将把为数17000名的美国员工减少到1500~1800名。

  这尽管让人觉得惊讶:何以昔日两个竞争对手可以互相外包。对此,DHL的母公司DPWN(德国邮政全球网络)CEO,FRANK APPEL告诉记者,和竞争者合作是商业场上常用的策略,诸如航空业尽管业内竞争激烈,但也互相共享代码。而DHL和UPS的合作就犹如航空业的这种做法。

   DHL认为这是一种对业务的优化。它并不意味着对美国市场的忽视。

  而对于已经占据DHL市场份额20%的亚洲,DHL的姿态就显得进取得多,就如同它在欧洲强化莱比锡的转运中心一样,DHL在去年底已经决定要在上海建立北亚转运中心。这将和DHL在香港的亚洲转运中心一起互为犄角,增强亚洲网络。

 目前,在DHL画出来的全球的运输路线图,欧洲、亚洲和北美已经密密麻麻交织,形成了一张非常细的网络,而DHL在莱比锡、中国香港和美国的三大转运中心无疑成为了串起全球网络的枢纽。作为货物的中转、分拣的处理中心,转运中心代表着一种快速处理的能力、一种网络的管理能力。“这里的分拣系统,是全球最大的。这里比美国的以及其他国家的转运中心都要现代。” JOHN.MULLEN说。

速八方国际货运提供全方位物流服务..